樓主: lidw2019
567 3

[学习笔记] 特朗普的软肋在哪里?(海通宏观分析) [推廣有獎]

  • 0關注
  • 0粉絲

高中生

27%

還不是VIP/貴賓

-

威望
0
論壇币
287 个
通用積分
0.0896
學術水平
5 点
熱心指數
5 点
信用等級
5 点
經驗
1833 点
帖子
21
精華
0
在線時間
11 小时
注冊时间
2019-7-9
最后登錄
2019-8-20

lidw2019 发表于 2019-8-11 17:23:03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1、民調支持率落後。

最近兩個月美國舉行了8次總統選舉有關的民調,這八次民調中拜登的支持率全部領先于特朗普,其中最大領先13%,最小領先2%。平均來看,拜登的支持率是51%,遠高于特朗普的43%。

其實特朗普的民調不止是現在落後,在上一輪的大選中也是一直落後。自從2015年宣布競選之後,希拉裏的民調幾乎一直領先于特朗普,哪怕是在大選前的最後一周,美國舉行的10個總統選舉民調中有9個都是民主黨的希拉裏領先,希拉裏的支持率最多領先6%,平均領先3%。

就是選舉能贏。

但最終希拉裏輸掉了選舉,因此在經曆了2016年美國大選的教訓之後,大家不再輕易相信民調數據。

其實民調數據本身並沒有錯,根據美國Cookpolitical網站的統計,在2016年的大選中,最終希拉裏獲得了6584.46萬張選票,特朗普獲得了6297.96萬張選票,希拉裏的支持率是48.2%,高于特朗普的46.6%。

爲什麽希拉裏的支持率更高,反而輸掉了選舉?其實,希拉裏並不是輸在了支持率上,而是輸在了美國的選舉制度上。

一、少數可以決定多數

美國選舉傾斜少數。

美國並非是一人一票的直接選舉制,而是所謂的選舉人團的間接選舉制,結果就導致每個人的票並不一樣多。全國一共538張選舉人票,但在分配的時候不是簡單按各州的人數多少分票,而是爲了照顧人少的州,先給每個州兩張固定選票,給首都華盛頓特區3張固定選票,也就是固定的103票,余下的435張才按每州的人口數分配。

打個比方,18年懷俄明州的人口只有57.8萬,占美國總人口的比重不到0.18%,如果純粹按照人口數來分配選票,那麽懷俄明分不到1張票,但是在選舉人團制度下,懷俄明有3票。

因此,美國的選舉人團制度,實際上使得選票向人少的州傾斜。這其實就給其總統競選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漏洞。如果將選票目標集中在人少的州,要想獲得一半以上的選票,理論上拿到人數最少的41個州(包括特區)就夠了,這41州的選舉人票占美國總選票的52.4%,但是其人數只占美國總人數的45.8%。

反過來說,如果想靠人數多的州來贏得選舉,就要拿下美國人口最多的11個州,這11大州的選舉人票占美國總選票的50.4%,但是其人數占美國總人數的56.9%。

二、少數人支持就能贏。

而且美國在每個州的選票基本上都是贏家通吃的模式,也就是在本州的支持率超過一半就可以拿走所有的選票。因此,在最極端的情況下,某個選舉人只要獲得了人數最少的41州的一半人口的支持,也就是哪怕民調支持率只有22.9%,理論上也有可能做美國的總統。而哪怕贏了美國人口最多的10個州,但如果在剩余41州全輸了,也就是即便民調支持率高達77%,理論上也可以輸掉美國總統選舉。

而特朗普的勝利,其實就是少數人的勝利。在美國曆史上,一共只出現過5位少數派總統,也就是以更低的支持率做了總統,特朗普恰好就是其中的一個。

因此,哪怕目前民主黨拜登的民調支持率51%遠高于特朗普的43%,但按照美國的選舉制度,只要特朗普守住了少數派的基本盤,拜登還是很有可能會輸。

三、落後可以決定領先。

落後贏了領先。

如果看一下2016年的美國大選結果地圖,可以發現希拉裏的選票集中在美國東部和西部,而特朗普的選票集中在美國中部。

我們知道,美國西部有著科技重鎮加州,在美國東部有著金融中心紐約,金融和科技是美國經濟實力的象征,而這兩個大州全部是投票支持希拉裏的。而特朗普的票倉在美國中部,比如密歇根、賓夕法尼亞、俄亥俄、威斯康辛、印第安納等六州,過去是美國的工業重鎮,但如今由于工廠外遷産業外移,成爲著名的鐵鏽地帶。也就是說,特朗普的支持者代表的是美國經濟中落後的力量。

如果把人均GDP作爲經濟領先的指標,再來觀察希拉裏和特朗普的支持者,這一點顯得尤爲明顯。支持希拉裏的幾乎都是高收入的州,美國人均GDP排前10名的州裏面,有8個支持希拉裏,只有2個支持特朗普。排名前20名的州裏面,有15個都是支持希拉裏,只有5個支持特朗普。

而特朗普的支持者恰好跟希拉裏完全相反,主要都是中低收入的州。美國人均GDP排後10名的州裏面,有8個支持特朗普,只有2個支持希拉裏。排名後20名的州裏面,有16個支持特朗普,只有4個支持希拉裏。


我們知道,美國沒有戶口制度,其居民遷徙是完全自由的。由于東部和西部經濟發達,如果想改變生活,就可以搬到東西部,如果只想得過且過,就可以留在中部。

美國是資本主義社會,市場經濟的核心就是崇尚自由競爭,必然會導致優勝劣汰。其實美國的城市發展也符合經濟規律,人口向東西部的大城市圈集中,東西部的競爭力越來越強;而中部的人越來越少,競爭力也越來越弱,問題是這些弱者該怎麽辦?

如果沒有外力的幹預,必然是強者恒強,弱者恒弱。但是美國的選舉制度則給弱者留下了一張王牌,雖然弱者在經濟上不重要,但是在選票的權重上更高,而特朗普則是靠這張王牌成功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