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張二寅
710 2

[經濟學前沿] 傳統經濟學爲什麽不能解決穩增長與去杠杆之間的矛盾? [推廣有獎]

學術權威

97%

還不是VIP/貴賓

-

威望
0
論壇币
38329 个
通用積分
4.0101
學術水平
789 点
熱心指數
744 点
信用等級
638 点
經驗
197319 点
帖子
3876
精華
27
在線時間
9592 小时
注冊时间
2012-1-19
最后登錄
2019-8-21

張二寅 发表于 2019-8-6 16:28:33 |顯示全部樓層

首先梳理一下近兩年來中央與政治局經濟會議關于穩增長與去杠杆的表述:

2017年7月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明确把去杠杆作为主要任務,而主要手段则是“控总量”,也就是控制货币总量。

2017年12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部署了防範金融風險、精准脫貧、汙染防治三大攻堅戰。海通證券姜超團隊發布的一份研報稱,三大攻堅戰中的第一條就是防範化解重大風險,要使宏觀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也就是把去杠杆放在經濟工作的首位。

2018年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首次提出六穩: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投資、穩預期。

2018年12月19日至21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堅持結構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防範金融市場異常波動和共振,穩妥處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做到堅定、可控、有序、適度。

2019年4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注重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辦法穩需求,堅持結構性去杠杆,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範化解風險,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

2019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要求深挖國內需求潛力,多用改革辦法擴大消費,全面做好“六穩”工作。

可以看出,中國經濟的決策者先是強調去杠杆,然後是穩增長,再結構性去杠杆,然後增長。即一直在權衡穩增長與去杠杆,希冀在穩增長中實現去杠杆。

這一願望並非沒有理論依據。

2016年10月27-29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2016中国金融年度論壇》发言主旨为去杠杆,他详解了去杠杆七种方法,结论是供给侧改革促经济增长最好。理由是:去杠杆说的都是在分子的角度打转转,可不可以通过扩大份额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当然可以,就是增加GDP,就是保持经济稳定增长。这个应当说是一个治本之道,但是保持经济增长看你用什么方式来使它增长,如果用传统的是不断刺激需求的办法来保持经济增长,那是万万不行的。因为传统的资金需求无非就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增加了财政赤字,无论是增加货币供应还是财政赤字都是提高杠杆的办法。如果我们要在整个杠杆率的分母上下功夫,如果我们要想用扎扎实实的经济增长来达到降杠杆的目的,那只能是老老实实地转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不要太多依赖那些需求增长。

即李揚秉持傳統的供給主義理論,通過增加有效供給,使實際GDP增加,也就是分母加大,而分子保持不變,這樣就能實現穩增長與去杠杆兼得。

但是,他領導的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國家資産負債表研究中心于2019年5月28日發布了《2019年一季度中國杠杆率報告》。報告顯示,實體經濟部門杠杆率在2019年一季度有較大幅度的增長,已達到曆史較高水平,已達到曆史最高水平。

2019年第二季度中國GDP增速爲6.2%,爲1992年來最低。

現實並不支持穩增長與去杠杆,這表明傳統經濟學理論不能解決該矛盾。

新宏觀認爲:傳統經濟學的理論缺陷在于將實際GDP等同于經濟增長,這實際是實物經濟時代的慣性所致,在那個時代,貨幣爲金銀,它等同于實物,其獲得方式爲買賣,不會給社會帶來債務,貨幣爲中性,因此,生産者可以無憂地占有剩余産品,庫存即爲財富,消費品與資本品都是生産目的,典型代表爲葛朗台與潑留希金等大地主。

但是,在工業革命後,實物産出大幅增加,金銀貨幣變得稀缺,私人銀行發行的紙幣又極易泛濫,于是央行出現了,它向商業銀行借貸基礎貨幣,商業銀行再通過貨幣乘數向社會發放貸款,結果獨立的貨幣循環出現了,且帶有兩大債務源:央行的基礎債務與商行的衍生債務。由于貨幣的生産者只有央行一家,它不能使貨幣本身增值,即無法帶來貨幣利潤,因此,盡管紙幣印制成本很低,但貨幣本身卻是稀缺的。結果生産的唯一目的成爲追逐貨幣利潤,實物生産受制于貨幣生産,因此也就有了馬克思的剩余價值、凱恩斯的流動性偏好,以及弗裏德曼的貨幣最重要等理論。

這裏需要糾正的是貨幣超發論,其錯誤在將商業的儲蓄借貸衍生出的債務視爲貨幣供應量,由此認爲M2/GDP高,貨幣超發。實際上,該論沒有看到M2/GDP高,物價並不高,甚至通縮、以及錢荒與債務危機。

在現有央行——商行體系下,宏觀貨幣投入成本不但無法增值,而且會累積債務,結果經濟不斷地出現流動性危機與債務危機,前者爲基欽短周期,可以通過降准、降息、量寬來解決;後者爲康德拉季耶夫長周期,典型爲大蕭條與次貸危機,它並非是技術周期,而是債務周期,它需要債務出清才能從滯脹與蕭條走向複蘇與繁榮,然而,經濟周期本身不但損失天量財富,而且導致規模失業與社會災難。即債務與增長如影相隨,可命名爲債務拉動的經濟增長,而順差拉動則是逆差國的債務拉動,由于順差拉動僅適用于小的經濟體,否則將引發貿易戰,也就是說,債務拉動具有普遍性。

MMT,所謂的現代貨幣理論主張債務不出清,或債務貨幣化,那麽,經濟將長期陷入滯脹而被新興經濟體超越。因此,傳統經濟學在理論與實踐上都陷入了死胡同。

由上可見,供給側的變化只是實物質量與數量的改變,它的增長不等于經濟增長,負債率的分母只能是名義GDP,而非實際GDP,名義GDP由于債務無法增長,進而扼殺實際GDP,這就是限産保價與去庫存。名義GDP/實際GDP=物價,名義GDP即總需求,實際GDP即總供給,總需求中投資=儲蓄在保證貨幣流量不變的同時,帶來了債務積累。個體由于技術革新擁有的競爭力只能使其對手虧損,而無法解決整體的貨幣利潤約束,因此周期性的危機在貨幣經濟時代頻發。

李揚的分母變大法爲什麽不可行?

用實際數據推理一下即可。

因爲,靜態杠杆率=(債務存量+債務增量)/名義GDP=(債務存量+名義GDP*儲蓄率)/名義GDP,

動態杠杆率=[債務存量*(1+利率)+名義GDP*(1+增長率)*儲蓄率]/[名義GDP*(1+增長率)],

中國目前的儲蓄率大于40%,增长率小于7%,债务存量200万亿左右,年GDP为100万亿,利率2%,由動態杠杆率公式不难得出,分子增长的更快。

上面僅是商業衍生債務,如加上央行的基礎債務,即商業銀行的再貸款,則更爲顯著。

提高消費率也非良策,因爲即使完全消費,即儲蓄率爲零,也不過是簡單再循環,經濟體的貨幣利潤還是爲零。

找到了周期兩大根源,才能對症下藥。

新宏觀的儲備需求解決方案爲變革貨幣發行制度,消除其債務成分;引導儲蓄購買公益資産,央行支付其利息,使不穩定的債權變爲穩定的物權。這樣就從宏觀上消除了市場經濟系統內在的不穩定性,而保留了微觀上的競爭活力,經濟的可持續增長得以保障。


已有 1 人評分經驗 論壇币 學術水平 熱心指數 信用等級 收起 理由
linmengmiki + 100 + 100 + 1 + 1 + 1 精彩帖子

總評分: 經驗 + 100  論壇币 + 100  學術水平 + 1  熱心指數 + 1  信用等級 + 1   查看全部評分

自由的思想,有效的實現,更快的進步。
stata SPSS
三重蟲 发表于 2019-8-11 11:39:32 |顯示全部樓層
天生很 发表于 2019-8-14 17:43:52 |顯示全部樓層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我要注冊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論壇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識産權保護聲明   免責及隱私聲明

GMT+8, 2019-8-21 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