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Rousseau
41 0

[情感天地] 孝道(續完) [推廣有獎]

  • 6關注
  • 85粉絲

學術權威

73%

還不是VIP/貴賓

-

威望
1
論壇币
1226 个
通用積分
6.6309
學術水平
1227 点
熱心指數
1158 点
信用等級
1004 点
經驗
276199 点
帖子
8088
精華
4
在線時間
5258 小时
注冊时间
2004-12-10
最后登錄
2019-8-26

Rousseau 发表于 2019-8-16 17:00:13 |顯示全部樓層
【孝道(續完)】

  孝是一種責任。
  
  31歲那年曾經在一家英語培訓學校修英語口語時和裏面的一個叫王曼的英語教師聊天。我倆算是師生間比較聊得來的,盡管我的歲數比她大了7歲。當時用的是英語。她問我,我最喜歡的英文單詞是哪一個。我回答說,我的英語詞彙量還太少,還來不及選出自己最喜歡的英文單詞。隨後我反問她最喜歡的英文單詞是哪一個。她回答:Responsibility(責任)。從那以後,我和她疏遠了。
  
  太多的人輕言責任。他們不時地把責任、擔當挂在嘴邊。就象有些人輕言吃苦,時不時叫囂要吃得起苦。正是那些總喊著責任的人,自己往往從來沒有擔當,而那些總是要求別人吃苦的人,其實自己根本就沒有吃過什麽苦。
  
  孝,也一樣。很多人喜歡講孝。孝意味著擔當起一種痛苦,因爲責任是一種愛。
  
  就象孝有種類和程度的量化差別一樣,責任也有這種差別。孩子對父母的孝之所以有差別,其最根本的源頭不是孩子的心理意識,因爲辯證唯物主義早就確立了這樣一種普遍真理,人的意識只能來自他所處的環境和所遭遇的事故。
  
  如果說,孩子對父母的孝源自其獲取財富的能力,那麽就好比說,有些父母不希望孩子賺更多的錢,因爲孩子賺錢的能力取決于他所受的教育,而他所受的教育首先來自他的父母。
所以,如果說要分擔掉孩子父母對孩子的孝所起的影響,那麽只能通過孩子脫離父母後的境遇來實現。因爲一個人的經曆也是他所受教育的一部分。

  如果一個人他的經曆選擇是自主和自由的,那麽他的就應該多少爲他所具有的孝的程度負責,因爲他的境遇構成他盡孝能力的一部分。我們把這部分孝稱作後天因素的孝。同時,孩子在成年前所受的影響來自其父母的話,那麽他的父母因素也構成其盡孝能力的一部分,我們把這部分構成的孝叫做先天因素的孝。
  
  一個人如果遭遇車禍喪失勞動能力,那麽顯然,無論他如何想盡孝也成爲不可能,所以才有古人的教訓:“肢體發膚,受之父母,不可毀傷”。當他具備足夠的能力去爭取自己的愛人時,他必然會想起父母之間追求愛時的艱辛和痛苦。如果一個人的父母在生養這個孩子之前從來沒有經曆過什麽艱難,從來沒有承擔過因爲追求愛而感受的痛苦,那麽這個人在孝方面就已經是先天的“殘疾”了。因爲他的父母不可能教給孩子什麽是真正的愛。
  
  往往,很多庸俗的父母把吃飯穿衣養活孩子叫做愛。如果這就是愛,那麽動物界任何一種牲畜都會懂得孝道,因爲動物界的任何一種牲畜都有哺育養活後代的本能。但人類的某些族群中之所以産生孝的觀念,顯然不是基于某種牲畜一樣的東西,而是來自和其它動物完全不同的狀態。在動物世界中,異性求偶只發生在食物充沛和自身安全的條件下。異性之間的追求一旦遇到生命安全或者遭受痛苦就會立刻中止各自作鳥獸散。然而在人這種生命形式中卻出現了不同的情況。異性之間會發生爲了結合而甘願忍受痛苦乃至甯可失去生命的情況。
  
  問題在于,自身安全和存在的保全是異性結合的前提和基礎,失去這個條件,後續的結合將不複可能。也就是說,甯願冒失去前提的風險去實現後續結果的行爲不符合自然界的邏輯。于是,正是這種對風險和痛苦不合邏輯的擔當叫做愛。人類爲這種不合邏輯創建出自己的補償,這種補償就叫做孝。



我是为写作而谋生,不为谋生而写作 —— 卡尔·马克思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我要注冊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論壇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識産權保護聲明   免責及隱私聲明

GMT+8, 2019-8-26 15:38